English 葡萄酒資訊網

Richard Lane:一位盲人WSET四級學員

2020/01/16 13:42 來源 : 酒逢知識 作者 :

哈德萊恩(Richard Lane)講述成為WSET第一位盲人學生的感受。

我攻讀WSET(葡萄酒與烈酒教育基金會,全稱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第四級文憑認證課程的第一學期結束了,可以松口氣了,不過我仍要堅持品鑒技能訓練。由于失明無法閱讀葡萄酒標簽,即使大多數盲人可以使用語音技術,但這些技術捉摸不定,(有時)閱讀葡萄酒相關文章和書籍仍非常辛苦。盡管學習葡萄酒顯然主要使用的是鼻子和舌頭,但這可不是一個盲人最容易進入的世界。

回首過去,短短四年前我剛加入葡萄酒協會(一家會員制的葡萄酒社團),智能手機上的人工語音向我讀出酒單上來自世界各地的美酒時,葡萄酒的世界開始向我敞開大門。很快我就參加了WSET二級課程,2015年夏日美酒相伴的愉快夜晚,讓我更好地熟悉了葡萄酒的美妙新世界。幾個月后,我報名參加了為期5天的WSET三級強化課程,要不是在一款白葡萄酒的品鑒上遇到問題——我至今仍確信那款酒絕對不是超市里賣的灰比諾,我可以取得更好的成績,雖然Merit等級的成績似乎也很不錯了。然而繼續報讀四級的學習?決不可能。

640.webp.jpg

最近,我和妻子利茲(Liz)以及導盲犬托普(上圖)在法國西南部休了一年假,這讓我的味蕾保持了活力,盡管我們品嘗的只有貝爾熱拉克-波爾多(Bergerac-Bordeaux)風格的葡萄酒。短暫的法國生活是一段愉快的經歷,但我發現自己渴望重新融入更廣闊的葡萄酒世界。逗留在貝爾熱拉克,感覺與阿爾薩斯、勃艮第的距離恍若與門多薩和馬爾堡一樣遙遠。去年秋天我回到倫敦后,WSET倫敦總部對我的進展很感興趣,并邀請我組織了一場貝爾熱拉克葡萄酒講座。這真是太有趣了,于是幾個月前我接著做了首次朗格多克葡萄酒的講座,內容基于我們一年休假期間到朗格多克的數次旅行。

因此,去年秋天回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報名參加WSET第四級文憑課程,這是不可避免的,畢竟我渴求更多的葡萄酒知識,而且在一個美好的葡萄酒產區生活了一年。無論是在WSET課程中,還是在法國西南部與葡萄農交談時,每當學到新知識,我總想打破砂鍋問到底。為什么貝爾熱拉克當地的一家葡萄葡萄園會有粘土材質的熟化罐?為什么葡萄果實的潛在酒精度要到15.5%才采收?為什么達到酚類物質成熟的同時保持酸度如此重要?疑問,疑問,總是會出現更多的疑問。學得越多,我就越感到自己的無知,這讓我有強烈的求知欲。看來,接受葡萄酒教育就是要永遠做一名學生

還有一個現實是,如何在一個人50出頭的時候,去學習類似WSET第四級文憑這樣嚴肅的課程——雖然仍未老朽,但距離我最后一次大學期末考試已經30年了。然后是如何在失明狀態下進行這個課程。一如既往,就像生活本身,不可避免地會存在一系列障礙和挑戰,這些都是我要克服的。

我本可以等到2019年8月再開始WSET第四級文憑課程。屆時WSET將推出全新的、現代化的、網絡的電子學習方式,對于盲人來說,這可能比按照印刷資料學習來得更輕松一些。我期待著在8月初試用這一新體系(本文寫于2019年7月份,筆者已經完成WSET四級文憑學習的第一學期),也就是第四級文憑課程第二學期開始的時候(包括起泡酒,一個商業研究課題,以及明年春天舉行的讓人望而生畏的最終考試:全球靜止葡萄酒的理論和盲品考試)。反正我的第一學期結束了,我已經經歷了任何第四級文憑考生都必須進行的艱苦的日常學習:每天幾個小時的閱讀,既有WSET提供的核心讀物,也有WSET轉錄小組(即莎拉霍比Sara Hobday)提供的由pdf文件轉換成我可以使用的精心編排的文檔。
莎拉痛快的將所有核心課程文檔都以電子方式發給了我,而且是我使用的電腦屏幕閱讀器軟件Jaws能夠處理的格式。表格形式的資料則由莎拉特意錄制了音頻,因為Jaws無法以任何邏輯方式讀取此類形式的資料。通過聆聽音頻文件中薩拉的聲音,我設法記住了美國砧木的不同特征,恰好及時應對四級文憑課程的第一次考試。

WSET四級文憑的主管羅素鄧特先生(Russell Dent)也給了我莫大支持。在課堂上聽講完,并于網上閱讀了葡萄園中不同而復雜的栽培架式后,我發現自己被難住了。我需要想象日內瓦幕布架式(Geneva Curtain),與斯科特-亨利架式(Scott-Henry)或斯馬特戴森架式(Smart-Dyson)相比有什么差異。如果能夠將葡萄園的樹冠管理實景具象化的話,就會更容易理解。羅素先生在20分鐘的電話交流中所做的描述對我很有啟發,雖然已經失明許久(我24歲左右喪失視力),但視覺記憶和想象的視覺結構仍然發揮著重要作用。

在WSET盲品考試中,評價葡萄酒外觀是一項百分百的視覺活動,這個極具挑戰性的問題亟需解決,需要WSET考試委員會作出合理調整,以確保我不會因為無法評估葡萄酒的外觀而處于弱勢(每一盲品酒樣中,外觀評價占總分約20分中的2分),多虧了WSET倫敦總部導師們的支持,我在第一次盲品考試前(加強酒單元),這個問題就已經被妥善解決。監考員可以告知我酒液的基本顏色:白、紅、桃紅或都不是,但不會對此做進一步細分描述,而正常四級文憑考生是完全不會得到任何描述性信息的。我努力記憶教學大綱上所有加強酒的外觀特點,如果嗅覺和味覺如果引導我推測是馬姆齊風格的馬德拉酒(Malmsey madeira),那我的大腦就會想起外觀上的顏色細分(中等棕色)。可以想象,當監考員告訴我三款酒樣都是紅色時,我是有多么驚訝。視力喪失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的想象空間,我根本沒有考慮法國西南部莫利(Maury)的紅色天然加強甜酒,而是把思路都放在了葡萄牙的波特酒上。

由于我無法使用鋼筆或鉛筆,所以所有的學習和考試我都是通過打字在電腦上來完成的,而Jaws只能以一種相當機械化的方式告訴我屏幕上顯示的內容。我的考試是在倫敦柏蒙西區WSET總部的辦公室里進行的,與其他考生分開,且有額外50%的時間,這對我來說非常寶貴,尤其開始我要花幾分鐘來校準Jaws,以使其可以正確閱讀。Jaws在不同的程序中運行會有不正常表現,而我在考試時使用的學校筆記本電腦上的Jaws設置通常與我自己的不同。我喜歡把語速設置的快一些,因為長達25年的失明和在《柳葉刀》醫學雜志擔任20年記者和編輯的經歷,使我在開始打字之前必須快速閱讀材料,以形成自己的想法。Jaws會讀出我寫的每個字。我使用鍵盤上的箭頭鍵來檢查文本的行或段落,如果Jaws不能糾正我的拼寫錯誤,那么文字處理程序中的拼寫檢查器會去處理。

讓我堅持四級文憑課程學習的另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來自同學們的關心和支持。他們大多比我年輕,其中很多來自歐洲大陸。他們為我倒酒,為我洗杯子,還幫我清空吐酒桶,友善且熱情地在WSET學習上給我指引,讓我的課堂學習盡可能的正常。我們日常的WhatsApp群也一直為我們提供寶貴的支持,特別是在為上次考試做準備時,我們試圖搞清楚低酒精飲料和無酒精飲料市場增長的熱點(即使不是那么令人滿意的)領域。我的地下辦公室兼品鑒室現在還放著一瓶無酒精的丹魄葡萄酒,恐怕它將一直塵封于此了。還是少討論此類“葡萄酒”為妙。

我的目標是成為一名葡萄酒講師,前提是我能夠順利通過四級文憑課程的學習。與WSET的初步意向溝通以及我短暫的品酒講座經歷表明,這可能是未來一條激動人心的職業道路,希望也能與我的葡萄酒新聞工作相結合。盡管我很想聽聽他們的意見,但據我了解,目前還沒有盲人在這個行業工作。但是這就像生活中的許多方面一樣,成功是由思想而不是物質決定的。積極的態度和充滿支持的環境有時可以打破那些似乎無法逾越的障礙。雖然第四級文憑課程學習目前只進行了一半,我相信我終將會收獲滿杯的佳釀。

文章原文來源于杰西斯·羅賓遜官網
原英文文章《A blind WSET Diploma student reports》
發布于2019年7月8日

      酒師新聞

      更多>
      2019年亞洲最佳法國酒侍酒師大賽結果出爐

      2019年亞洲最佳法國酒侍酒師大賽結果出爐

      日前,“2019年亞洲最佳法國酒侍酒師大賽”在中國上海落下帷幕,來自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的BRITT NG Choong Y…

      酒師常識

      更多>
      “侍酒師”該怎么解釋?

      “侍酒師”該怎么解釋?

      對于越來越講求方式與品質的餐桌,吃飯事大,喝酒事也不小。進入一家不錯的餐廳,吃好倒不會太難,喝對對于…

      酒師人物

      更多>
      呂楊MS:成為大師這一路,這一年!

      呂楊MS:成為大師這一路,這一年!

      “你是有機會走到頂的!Corinne跟我說……”是的,他是中國葡萄酒圈最早登頂的華人,亦是全球首位華人侍酒師…
      虎扑新闻 今天青海快三走势图 投资理财平台哪个最安全最赚钱 我爱南京麻将群 未来同城麻将官网 睿鑫配资 台湾麻将手机版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网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推荐富豪配资VIP 麻将桌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选九梦财富 重庆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走势 产业基金配资要求 今日3d开奖结果号 汇丰鸿利配资 15选5今日开奖结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苹果版